飛鹿言情小說網
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 第三十六章 流言蜚語(求收藏!!!)

  耳邊傳來的哭聲,將慕言漸漸從睡夢中喚醒,一睜開眼,就看見翠蝶跪在自己的chuang榻邊,眼角的邊緣泛著依稀的紅色痕跡,慕言坐起身子,用手緩緩撫摸著翠蝶的頭發,眼神中透露出一種莫名心酸的情緒,再看翠蝶被這突如其來的觸摸驚醒了,立刻睜開雙眼,卻看見慕言端坐在chuang榻之上,眼角含淚般看著自己,一瞬間,翠蝶的心里也變得柔弱不堪,不知為何,看著這樣的慕言,心里會想流淚……

  “小姐,你醒來了,身體好了點嗎?”翠蝶站起來,關心到慕言說,她努力著想要站起來,可是膝蓋處帶來的麻痹讓她暫時失去了知覺。

  “翠蝶,你還好?”慕言看見翠蝶腿部的不適,便直接問道。

  “小姐,我怎么可能有事,你是了解我的啊!”翠蝶沖著慕言沒心沒肺的一笑,轉身便跑出去了,慕言看著翠蝶的背影,坐在chuang上,只是出神。

  慕言強撐著自己虛弱的身體,從chuang上一點點的扶著墻邊站起來,穿上自己的鞋子,緩緩來到了梳妝臺的位置,坐在了原來的地方,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面色蒼白,發絲零亂,瞳孔中隱隱的紅血絲,甚至鮮嫩的唇色,此時也變得蒼白如紙,她瞧著瞧著,淚水又不爭氣的從眼角處滑落,突然想到,似乎也只有它一如既往的模樣了,慕言突然聽到門外的腳步聲,慌忙擦去臉上的淚水,就看向了門口。

  翠蝶剛剛踏進房間內,就看見慕言坐在梳妝臺的位置上看著自己,端著茶水糕點,回身用腳就直接把門關好了。

  “翠蝶,你剛剛上哪里去了?”慕言看著慕言端著一堆東西,問道。

  “小姐剛剛醒來,我擔心小姐餓,就直接跑去廚房拿來一些糕點什么的東西,暫時充饑好了!”翠蝶一邊放下糕點,又一邊走向了慕言所在的位置,隨手便直接拿起了梳子,小心翼翼的為她梳著頭發。

  慕言呆愣的看著翠蝶的一舉一動,突然對著鏡子里的翠蝶說道,“翠蝶,從你跟我那天開始,就這樣一直照顧我。”

  “小姐你是覺得翠蝶不好了?”鏡子里的翠蝶有點委屈的說道。

  慕言shen手拍拍翠蝶的手,笑道,“怎么會,我只是想說,有你真好!”

  “小姐,嗚嗚嗚……”翠蝶先是被慕言的話驚呆了,然后內心又被感動到不行,直接就摟住慕言開始哭起來了。

  “傻丫頭,你突然哭什么啊?”慕言看著翠蝶這模樣,也是哭笑不得,現如今,自己還要哄她,真的是給自己找事啊。

  “因為,因為小姐,小姐你說,你說有我真好啊!”翠蝶還在哭著說。

  “這有什么好哭的呢?”慕言輕輕拍著翠蝶的背部,然后又說道,“我一直都想說的,我全部都知道你對我的好!”

  翠蝶抬起頭,睜著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小姐,簡直無法相信,眼前的人是慕言一樣,突然又站起身來,用仍然帶著淚水的目光,開始審視眼前的慕言,環視一圈后,大聲質問了一句,“說,你是誰,盡管長相一樣,但我依然知道,你,不是我家小姐!”

  看著翠蝶這副認真的模樣,慕言也有些無奈了,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,shen手直接就掐住她的臉頰,問道,“那你家小姐應該什么樣兒啊?”

  “小姐小姐,我,只是感覺你不是以前的小姐了,所以才……”翠蝶吞吞吐吐的向慕言解釋道。

  “哦?所以才啊?”慕言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。

  “對啊,不是傳言說,有什么易容什么的,誰知道在我出去的瞬間里,到底有沒有來打倒小姐,然后取而代之。”翠蝶在一旁說的振振有詞,一副義憤填膺的俠肝義膽模樣。

  慕言看了,一時氣急,直接拽著翠蝶的耳朵,質問道,“這樣就懷疑我嗎?”

  “小姐小姐,我不敢了嘛!”翠蝶裝作十分委屈的模樣央求道。

  “賣萌也沒用,姐姐不吃你這一套!”慕言看了翠蝶一眼,差點忍不住笑出來。

  “小姐,我的沒用,你就吃她的唄?”翠蝶突然說出一句話,這讓慕言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。

  “她?”慕言問道。

  “嗯,還有誰啊,還不是昨晚的落歡小姐?”翠蝶yin陽怪氣的回答道。

  “歡兒啊!”慕言恍然大悟的回了一句。

  誰也沒用料到,這句話居然惹的翠蝶大大的不悅,直接對著慕言說道,“你都叫她歡兒了?”

  慕言聽著這話有些奇怪,說,“這怎么了啊?”

  “小姐,我說過多少次了,你不要再和她來往,她的出現對你完全是一個威脅啊,甚至……”翠蝶有些緊張的直接說道。

  “夠了,別說了,怎么連你也這樣說!”慕言聽到翠蝶的話,明顯感覺到心中有一股悲傷的味道,但是她也明白,這種地方,注定會到這種地步的,根本無關落歡的事情。

  “小姐!”翠蝶還想繼續說下去,但是門外的聲音,直接截斷了她要說的話。

  “慕言小姐,落歡小姐正于館中歌舞,請您去指導一二。”來人在門外簡單的傳了幾句話,便直接轉身回去了。

  “小姐,她還真把你,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了。”翠蝶在慕言的耳邊說的津津有味,但是慕言卻沒有說話,反而冷靜的重新坐在椅子上,順手直接把桌上的木梳又遞給了翠蝶。

  “小姐,你這是?”翠蝶有些不解眼前慕言的舉動,但還是乖乖的接過慕言遞給的木梳了。

  “幫我梳洗!”慕言坐在椅子上,看著鏡中的自己和翠蝶,直接說道,沒有一絲的猶豫和退卻。

  “好!”翠蝶十分麻利的給慕言挽了一個簡約明麗的發髻。

  “小姐,您看可以嗎?”翠蝶小心翼翼的詢問著,她感覺到,小姐周身的氣溫驟然降低,心情明顯的不悅了。

  “可以!”翠蝶聽見慕言的回答,又在珠寶匣子里隨手拿了一件碧綠色翡翠點綴的流蘇釵,直接Cha入了剛剛梳好的發髻之中,又要從匣中去取其他發梳,卻被慕言一句話打斷了行為。

  “不用了,這個就足夠了!”慕言看著翠蝶似乎還想在自己的頭上弄些什么,便出言阻止了。

  “小姐,這會不會……”翠蝶剛剛要說出口的直接卡在了喉嚨里,只能默默聽從慕言的話了。

  “不會,翠蝶去幫我選一款衣裙吧!”慕言站起身,開始潔面,然后又坐在了鏡子前,簡單的略施粉黛,然后又專心的等候翠蝶為自己挑選的衣物。

  翠蝶來到慕言的衣柜前,輕輕打開衣柜的門,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套套華麗的服裝,看得翠蝶有些恍然,轉頭又看了看自家小姐的裝束,又回頭看了看柜中的華服,用手拿出一件,看了看,搖搖頭,放回去的同時,又拿出另外一件,又看了看,仍舊搖搖頭,不知道反復了多少次,終于看見了一件配得上慕言的衣裙,翠蝶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出來,又來到了慕言的面前。

  慕言抬眸看了看翠蝶手中的衣裙,一襲湖藍色衣裙,袖口清晰可見的銀色絲線ChanRao其中,下擺同樣用著銀色絲線將一朵朵祥云用刺繡的手法點綴在裙邊,領口的位置也是完美的貼合了曲線。

  “翠蝶,你怎么找到了這件衣裙?”慕言的目光從衣裙上移開,又看了看翠蝶問道。

  “我挑了許久,看小姐今日的裝扮,素雅一些最好不過了!”翠蝶拿著衣服回答道。

  “嗯,的確,還是你最聰慧了!”慕言贊嘆道。

  “小姐,你真的是小姐吧,又突然夸我!”翠蝶笑了笑,突然打趣兒道,但是換來的還是慕言過分的寵溺。

  “別鬧了,替我更衣。”慕言和翠蝶打鬧了一番后,慕言力竭,躺在chuang上說道。

  翠蝶跑過去,拿過衣裙,就開始替慕言穿好,然后整理好衣服和發飾,又隨手從衣柜中拿了件薄如蟬翼的外衫給慕言穿上了。

  “這是?”慕言問。

  “哦,一套衣裙上,只不過我剛剛為了查看衣裙的式樣,拿了下去,不礙事的,小姐!”翠蝶解釋道。

  “好!”翠蝶再次為慕言整理好儀表,便直接開門,和慕言一同走了出去。

  慕言走在前方,剛剛要抬腳走下樓梯,就清晰的聽見眾人耳語的聲音,隨著每一步的邁出,聲音也越發熟悉越發清晰起來了。

  “真是的,從前壓著我們一頭也就罷了,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光景了!”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說道。

  “可不是嘛,這紅綃館也帶了改朝換代的時候了!”另一個同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迎合道。

  慕言走在赤紅色的臺階上,每一步都讓她感到異常艱辛,她努力著不去聽她們的話語,心里想著葉昭的面容,可是心里卻無論如何也跨越不了這道潛在的溝壑,一只手只能扶著樓梯緩緩走下,身后的翠蝶似乎也發覺到慕言的狀況,快走了幾步,連忙扶住了慕言,又看著慕言的雙眼,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,兩個人就又走了下去。

  “慕言姑娘,您可來了,落歡在這里練習著,但是想著在座諸位,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你的舞技的,勞煩您幫忙賜教一二。”慕言剛剛下來,老鴇就直接走了過來,語氣依舊是一副勢利眼的狀態,有求于你,那你便是祖宗,否則她管你是誰。

  慕言笑了笑,“媽媽說笑,慕言多年盡是依仗媽媽,又怎敢得媽媽勞煩二字。”

  “自然自然!”老鴇瞧著慕言今日溫和的語氣,雖有些吃驚,但好在是見過世面的人,幾句話就直接寒暄完了。

  一旁的白亦歡仍然在舞臺中央練習她的舞步,不過周遭的變化,也沒有逃脫出她的掌控,聽見了慕言的聲音,她立刻停下自己的動作,快步跑到了慕言的面前,“慕言姐姐,這支舞蹈我無論怎樣練習都達不到你的一成,歡兒,還請姐姐賜教!”白亦歡誠懇的向著慕言請教。

  “歡兒,你也就是……”一旁妖艷的女人再次開口道。

  “就是什么?”翠蝶真是忍不了自己的暴脾氣,一句兩句的盡是指責慕言,饒是慕言再不計較,自己也是要計較的,這樣想著的她,便直接質問道。

  “對啊,我就是什么?慕言姐姐武技精湛,美貌更是舉世無雙,你說啊,到底怎么?”白亦歡在一旁也幫腔道,和翠蝶一起質問著。

  “沒什么,不要在意,練舞吧!”老鴇聽到了吵鬧的聲音,便從一旁出來打圓場,一個勁兒說道。

  翠蝶看著白亦歡為慕言說話,心里沒有任何感激的意思,一雙眼睛仍舊瞪著她,在走過她身邊的時候,耳語道,“別以為你這樣假惺惺,我就會感謝你,我可不是我家小姐!”

  “我也從來不需要你的感謝,我只是在幫慕言姐姐罷了!”白亦歡同樣回道。

  “你們在說什么?”慕言注意到她們的舉動,疑惑的問道。

  “沒什么沒什么……”幾乎同時,兩個人一起回頭對著慕言說道。

  慕言看著兩個人慌張的模樣,忍不住笑了,同時摸了摸兩人的頭,說,“你們兩個人某些時候真像!”

  白亦歡和翠蝶聽到慕言這一番話,突然感覺到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,打起了冷顫,又看了看對方,然后又把頭別了過去,翠蝶心里想,“我為什么和她像,分明一個心機小人!”而一旁的白亦歡則想,“區區一只狗,竟然妄圖做人,可笑之至!”

  “姐姐,今日身體可是好些了?”白亦歡突然問道。

  “歡兒,為何突然如此問?”慕言不解,直接反問道。

  “昨日晚間,我瞧著,姐姐心緒似乎不太平穩,所以才,姐姐你不會怪我吧!”白亦歡想起了昨夜的事情,便解釋起來。

  “怎么會,勞歡兒掛心了!”慕言笑了笑,揉了揉白亦歡的臉頰,便直接回道。

  “姐姐不生氣便好!”白亦歡同樣笑著說道,一只手直接拉過慕言的手走了過去。

  翠蝶怒氣沖沖的看著白亦歡的所作所為,卻無能為力,奈何慕言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話,她看著白亦歡得意的模樣,挑釁的眼神,甚至是上揚的zui角,翠蝶到底又會如何行動呢?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絕命妖姬 一代寵妃書評:
11选五5开奖走势图黑龙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