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鹿言情小說網

只為遇到你 第139章思念是一種病

小說:只為遇到你  作者:520  回目錄  舉報
  而此時,正房的大炕上,青花和青玉已經幫著鋪好了被褥,雪白的被里,素錦繡了大朵山茶花的被棉,同色的羽絨軟枕頭,看上去干凈,又帶了三分少女的熱情活力。

  被褥旁邊安了一只雕花小方桌兒,桌上紙墨筆硯齊備,翻開的賬冊,還有一只長頸仙鶴燭臺,一只蠟燭正點燃著,隱約冒著裊裊的青煙。

  筱蕓借著燭光,打開小盒子,手指都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著。

  一只赤金嵌米粒珍珠的珠花,那么jiao羞的出現在燭光下,小小的珍珠,因為燭光的映照,閃爍著點點光芒,好似夏夜里最璀璨的繁星。

  筱蕓一打開一看,幾乎一眼就愛上了,拿起來仔細打量,又覺得這珠花有哪里古怪,但她前世掙扎求生存,哪有機會接觸珠寶,這一世,她也沒逛過銀樓啥的,對于首飾的名堂是半點不懂的。

  好在,她知道,送來這珠花的人是誰,這就足夠了。

  想到這里,筱蕓解開了自己的辮子,快手快腳挽起一個小髻,小心把珠花cha上,對著鏡子照了半晌,這才打開了匣子底下那封信。

  輕輕薄薄的重量,好似沒有幾頁紙。果然,信封里只有一頁紙,紙上也只有一行字。

  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離。”

  十個字,墨色隱約透過紙張浸.透了桌面,頁腳零星一點點的墨跡,直接把寫字的人,當初那般千言萬語,不知如何落筆的模樣出賣的清清楚楚。

  想此,筱蕓鼻子一酸,紅了眼圈兒。

  前世的自己沒嘗試過情的滋味,然而,沒想到這輩子的她,卻穿越來此,真真的體會到情的滋味。吃飯的時候,不自覺,會夾起他鐘愛的那道菜。睡覺的時候,她總會翻來覆去夜不成寐,因為那個人,已經不在某個房間,不會因為風吹草動,立刻趕到。走路的時候,身邊沒了那人。說話的時候,沒有那個人接口。不說話的時候,也沒了那個人一個眼神就明白一切。

  生老病死,愛憎惡,生離別,求不得。

  如今就是生離別,不會痛徹心扉,卻在心底藏了一張針氈,只要心動,就會密密麻麻的疼,說不出,道不明。這就是情…

  想到這里,筱蕓就吹熄了蠟燭,蠟燭被輕輕吹滅。屋子里突然陷入了黑暗,夜風偶爾吹打著窗棱,不但沒有顯得熱鬧,反倒添了三分寂寥。

  筱蕓手里握了珠花,想念著同樣寒夜里,不知在何處的那個人,也慢慢睡了過去…

  早上,陸家的早飯桌,不知何時又恢復了簡單模樣,軟糯的紅棗粥,白面饅頭,三四碟子醬菜,就是全部了。

  別說是在山林里跑了好幾日的陸Lao二,就是對飯食一向不在意的陸老爹,都覺得此時飯桌前的菜色,都有些難以下筷子的……

  然而筱蕓卻是毫無感覺,夾了一根芥菜條半晌也沒放進zui里去。

  一旁的陸Lao二見此,忍耐不住抱怨道;筱蕓啊,咱們以后早飯能不能也炒兩個菜,或者來盆ròu醬面啥的。哪像現在這樣子,根本吃不下啊!

  聽此,筱蕓被驚了一跳,連忙掃了一眼飯桌前的菜色,頓時也覺得有些心虛了,但依舊反駁道;嗯,抱歉啊,這幾天太累,早上起來,就不愛折騰盆碗了。再說了,以前咱們家里沒銀錢的時候,白面饅頭都沒有,你不也吃了。二哥,這會兒挑揀什么呢?

  聽完自家小妹的話后,陸Lao二老實的低了頭,一口口咬著白饅頭,樣子很是可憐的…。

  果然筱蕓最看不得他這個樣子,于是乎她又說道;好了,你今日有空閑,就進城一趟,采買一些東西回來,以后我多做些就是了。

  聽此,陸Lao二道;好,我正好很久沒看到小刀了,我也去酒樓轉一圈看看。陸Lao二眉開眼笑,也不嫌棄饅頭沒味道了,幾口就進去一個。

  但筱蕓卻依舊沒有胃口,琢磨一晚上的話在zui邊含著,還是期期艾艾說了出來。爹,我想…嗯,去趟京都。一來,咱們冬天時很清閑,村里也沒有什么大事,二來,我也惦記著,想去看看京都的酒樓…

  可惜,沒等她說話,原本默默吃飯,溫和得好似綿羊一樣的陸老爹卻是突然變身虎豹,大發雷霆了起來。

  陸老爹道;不行!絕對不行,你哪里也不能去!

  其實,筱蕓也沒指望過自家老爹會一口答應的,但這樣一巴掌被拍回來,也同樣不是她預料啊。

  她心里一時委屈,就頂了zui道;為什么不能去啊?爹!家里如今也不缺人手做飯洗衣了,更何況現在村里也沒什么事了?你若是怕我自己出門不安全的話,我可以讓二哥跟我一起進京啊?

  而一旁的陸Lao二,一聽可以出門游,自然也是很歡喜的,于是他也開始符合道;是啊,爹,我師傅,那里最近也沒事,家里活計也用不上我,不如我帶筱蕓…”

  “閉zui!”陸老爹待閨女還可以容忍幾分,對待兒子就沒有那么好了,這不,在陸Lao二說這話后,他就直接一巴掌拍到了陸Lao二的腦袋上。

  之后就氣呼呼扔下碗筷就回屋去了,陸Lao二皮糙ròu厚,被打一下,倒不覺得如何疼,但老爹這般發脾氣還是很少見的,于是小心翼翼望向妹子,問道;筱蕓啊,若不然就在家里過個冬,等明年開春時,就算爹不同意,二哥也偷偷帶你出去玩,好不好?

  對于自家老爹這突然生氣的模樣,筱蕓也是一口氣堵在xiong口的,鼻子酸的厲害,極力抬高腦袋,才算把眼淚咽了回去。

  相思成災,一日如隔三秋都是短的,度日如年才是真的。

  她自己也不確定,自己這會進京是否就能見到馮莫寒,但就是想要離他近一些,看看他自小長大的都城是什么樣子,也許她去京都的話,也許在某個街頭,就會見到他的飄揚的青色衣袍,這些都是也許罷了…

  她以前,從來不覺想念是這么可怕的東西,無論再多人陪在自己的身邊,都會覺得缺了那個人,就缺了整個世界似的。

  她想忙碌起來,一點點收回這分心,填補這塊缺失。但卻發現自己越是努力忙碌,而那份缺失卻顯得更大。

  原來有些東西,一但給出去了,就再也收不回來了。比如,愛和真心…

  陸家的早飯,第一次不歡而散,青花青玉兩個小丫頭,則是低眉順眼的撿了碗筷去灶間,偷偷扯了正吃飯的韓姨母和江大娘,小聲說道;姑娘和老爺吵架了,姑娘要進京呢,老爺不準。

  聽此,江大娘掃了韓姨母一眼,雖然韓姨母現在住在陸家了,但她來的時間還很短,村里眾人還是把她當是半個客人,這會兒江大娘就怕“客人”笑話自家人,于是趕緊應道;估計,是筱蕓惦記京都的生意吧,不過,陸先生定然是擔心她身子不好,先前不是生了兩場病嗎?她那次的發熱實在讓大伙兒嚇壞了。

  韓姨母也是笑道;嗯,這些生意都是四姑娘張羅起來的,惦記去看看也是應該。我原來的主家夫人也是一個月必定要到店鋪里巡看的,就是天氣不好,路途遙遠,出門太辛苦了。

  聽此,江大娘回答道;可不是嗎?當爹娘的啊,最怕自己兒女受苦了。

  兩人說了兩句,也就把剛才的話題踢了過去了,韓姨母幫忙洗了碗筷,喊了青花兒說道;昨日鹿欄那里,不是說搭了新棚子擋雪嗎,不如你陪著姑娘去看看吧!

  青花兒年紀小,心性活潑,最是喜歡小動物,聽得這話就道;對啊,還是江大娘想的周到,我這就去尋姑娘說一聲,昨晚剩下的白菜根兒正好拿去喂小鹿它們吃。

  而這時的筱蕓本來百無聊賴的翻開賬冊,卻一筆賬也沒核對,這會聽得青花兒來說去鹿欄那里看看,于是想了想就穿了擋風的大襖出了門。

  那會秋天,老熊嶺的叔伯兄弟們,外加陸Lao二,初一和高仁,只要他們一上山就會帶回一兩只活鹿,有些傷了腿,止血敷藥,不過幾日就活蹦亂跳了。

  如今齊齊聚在鹿欄里,足足有三十幾頭,大大小小的聚在一起,倒也和樂融融。

  冬天天寒,負責照料鹿欄的幾個老爺子很是盡心,生怕之前搭起的草棚不夠鹿qun們擋雪取暖,所以昨日又搭建了一間,雖然只是木柵欄外圍了草簾子,棚頂多壓兩層,但確實比站在風雪里要暖和許多。

  有兩只小鹿,見筱蕓手里拎了白菜根兒,就沖破父母的阻攔,無所畏懼的跑了過來。

  見此,筱蕓一手喂它們吃白菜,一手摸著它們的耳朵,自覺手心癢癢,就笑了出來。倒是讓跟在后邊觀看的青花兒,很是高興的。

  見慣了自家姑娘笑瞇瞇的樣子,她這幾日突然沉著臉,就好像老熊嶺的天都yin了。

  別說村里老少眾人,就是淘氣娃子下學,因為筱蕓的臉色都不敢去灶間要點心吃了。

  果然,幾個老爺子,遠遠見到了,心里也是笑得瞇了眼,一邊吧嗒著煙袋鍋,一邊踱步過來,問道;筱蕓,有只公鹿性子太強,圈了這么些時日,還是不服帖,不吃不喝的,眼見他快瘦成骨架了,不如殺了吃ròu算了。

  聽此,筱蕓道;是嗎,還有這樣烈脾氣的鹿?說著就順著老爺子的手指方向看去,果然草棚角落里單獨關了一只很雄壯的公鹿,頭上鹿茸如同樹枝一般很是漂亮,顯見已經在山林里活躍了幾年了。就是不知道,這次怎么栽到了老熊嶺的叔伯手里。

  也許,是因為這幾日不吃不喝的,這會兒雄鹿瘦的厲害,幾乎就是皮包骨了。但它依舊高抬著頭顱,望向筱蕓的眼神有種憤怒和倔強的樣子。

  見此,筱蕓不知為何心頭一縮,好似看到了先前的自己,雖然她平日搗鼓種菜啊,建作坊啊,擴山莊啊,有主見又自由的。但這自由還是有所限定的。

  她能進城,卻不能留宿,她能開鋪子,卻不能拋頭露面的去經營…

  雄鹿被鹿欄限制了自由,她被規矩禮法限制了自由。不同的身份,同樣的境遇…

  于是乎,也許是因為同情吧!她想了想說道;要不這樣吧!咱們家里現在如今都不缺ròu吃了,既然這雄鹿也實在瘦的厲害,不如就放它回山林吧。

  一旁的老爺子們聽到筱蕓這么說,幾個老爺子互相對視一眼,想開口說什么,不過最后還是打開了鹿欄。

  而一旁的雄鹿仿佛猜到了它,終于獲得自由這個事實,于是就支撐著身體,慢慢爬起來,迅速出了鹿欄,撒歡跑向遠處的山林。

  眼見它的影子徹底消失后,筱蕓緩緩呼出一口氣笑道;今日是立冬,我回家包餃子去,等下弄好了,就讓初一給你們送過來,到時候幾位爺爺就多吃點兒啊。

  聽到筱蕓這樣一說,幾個老爺子笑瞇瞇擺擺手道;好啊,我們今日有口福了……

  待得筱蕓回了院子,就嘆氣道;唉!那雄鹿走路都打晃兒了,就算咱們不吃它,放它回山林怕是也要進了大野獸的zui里了。

  一旁的江大娘見此,也微笑道;這倒是啊,不過筱蕓,這些日子也沒個笑模樣,這會難得她說話了,咱們就當哄她笑笑好了。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只為遇到你書評:
11选五5开奖走势图黑龙江